戴云法:1980届,香港荃湾工商界联合会主席、花木城集团董事长、钱江(香港)集团董事长、亨利戴(香港)有限公司董事长

作者:along 浏览数:3098 发表时间:2015-05-27

戴云法:艺术家也能驰骋商海

戴云法,原我校3781班学生,1980年毕业于计划统计专业。现任香港荃湾工商界联合会主席、花木城集团董事长、钱江(香港)集团董事长、亨利戴(香港)有限公司董事长。

说起戴云法,大家可能对这个高高瘦瘦、行事低调的人不是很熟悉,但是说起“亨利·戴”、“中国花木城”、“唐宁街8号”……相信大家并不陌生。没错,这些都是他一手打造出来的。

三年,从染坊小工到工艺公司老板

有人说,搞艺术的人做不了实业,但戴云法就是这样一个奇人,他可以一面徜徉在艺术殿堂里,一面踏踏实实地经营着他的公司。原本学企业管理专业的他,却爱好书法绘画,在香港商界,他把爱好发展成了人人称羡的事业。

1980年深秋,毕业于杭州电子工业学院的戴云法,带着一身江南学子的书卷灵气,和对外面世界的无限憧憬,只身来到香港。初来乍到的他不会广东话,只好先在一间染厂当小工。

“大热天,染厂就像个大蒸笼,我们小工要在蒸汽里将几十斤重的染料一桶桶提来,倒入染缸。”戴云法永远不会忘记那段特殊的日子,“我怎么也想不到一个大学生来香港只能做一名光着膀子,穿一条短裤,从早累到晚的染厂小工。”

在染缸“泡”了半年后,戴云法到一家工艺厂当绘制屏风、挂饰的画匠。但因为老板克扣工资,他拂袖而去,决心要开创自己的事业。于是租来十几平方米的斗室,用仅存的几百元买来笔与漆料,开始在一块块透明的玻璃上施展绘画才能。

经过试验,一个个栩栩如生的花鸟、人物、山水跃然于晶莹的玻璃上,加工成各种墙挂及摆设品后,由妻子拿到香港的工艺品市场出售。之后,他又同一个相熟的油漆工合作,由其提供场地与原材料,搞起了木版箔金漆画等工艺品出售给旅游商店。

由于戴云法勤学善变,又吸收大量欧陆古典文化,大胆开发了欧式仿古家具、艺术品,大受欧美买家追捧。

1983年3月,来港仅3年的戴云法成立了自己的公司——钱江工艺公司,开始开拓国际市场将产品直接出口,事业蒸蒸日上……

钱江,为什么给公司起这个名字?

“我是萧山人,太太是杭州人。钱塘江流经萧、杭两地,既代表了浙江省,又代表我们一份乡情。我将公司的图案设计成上面是一枚古铜钱,下面是滚滚钱江水,整个图案似一轮太阳从江面升起,象征公司的新生。”戴云法这样说。

赶在金融危机前完成转型

有人说香港是冒险家的乐园,投机商的天堂,曾经多少冒险家投机商,在这里炒楼炒股,浮沉于富贵之间,但戴云法始终靠脚踏实地的企业经营而立于不败之地。

1987年,随着业务的不断扩大,戴云法斥资800多万元在香港荃湾增购了6层厂房和8个车位,员工也由7人增加到了70多人,并扩大了产品种类。1996年,钱江集团正式成立。

1997年,钱江集团的厂房已经扩大到2000多平方米,员工也猛增至500多人,产品种类更是增加到1万多种,年出口金额高达一亿多元。

“在香港零售生意是做不大的,那几十年我一直在做出口。”戴云法说,在1997年金融危机来临之前,他就意识到东南亚国家给中国出口带来的压力,于是开始琢磨怎样给自己留一条后路。最后决定,在出口的同时针对内地市场做零售。

为了适应市场需求,他在深圳布吉镇买下了1.68万平方米的土地,并亲自操刀设计,建成了中国最大欧陆风格的室内艺术品设计、开发、加工、制作中心。

“出口跟内销完全是不同的两种模式,出口就像印刷机,只做几个品种,量的要求很大,一年就做几个款式;而内销的零售,数量多,但是品种必须齐全。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种考验,必须重新开始学习怎么做零售。”说起当年的艰难决定,他依然记忆犹新。

而在2008年金融风暴来临的前半年,他又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。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和分析,他又做出了一个艰难而重要的决定:完全停止做出口,将市场全部转向内地。他们给了海外客户三个月的消化期,三个月后将完全停止出口。“做完这三个月,金融风暴就来了。”对于当时的决定,戴云法直称庆幸。

“这几年,形势发展太快。我投入了大量资金,损失了大量设备,就像用手动驾驶航空母舰过峡谷,什么时候撞上礁石都不知道,随时就可能成了泰坦尼克号了。幸运的是我下决心(转向)后赚回来了。”戴云法对如何应对经济转型的体会是刻骨铭心的,也是非常有成就感和自豪感的。

戴云法把传统家具产业与文化创意相结合的发展思路,和从出口转为内销的主动求变的魄力,让不少浙商钦佩不已。“转型很痛苦,但是可以置之死地而后生,用毛主席的话讲,就是‘而今迈步从头越’。”戴云法说。

回忆起2008年国际形势和宏观调控,包括美国次贷危机、货币政策等多方面的影响,家具行业乃至整个家居行业都存在着一些利空的消息,戴云法表示对亨利·戴的影响不大。“你说老板要吃鱼翅,本来是1000块钱一碗,他不会说1200块就不吃了。因为我们做的是顶尖的,顶尖的消费对象就是总裁、老板,他们不会因为生意不好就生活拮据,这我觉得不太可能。不会说一张床本来3000块钱的预算,现在涨到3500了,超过预算了,就不买算了。”

融合跨界,玩的精彩

如今,亨利·戴进入内地已经有五年左右了。“我们的产品定位是高端,甚至是顶端。”戴云法说,他们现在主要的采购渠道是进口,从世界各地采购他们认为适合在中国市场卖的东西。“很多人都在提倡中国家具现代化、西方化,而我是倒过来讲,我认为是西方家具要中国化。实际上外国的家具很多也有我们中国的元素,你去看他们的很多铜件也好、很多造型也好,都有我们中国的元素。”

对于东西方文化,戴云法有自己的看法,“你老是觉得自己的才是正宗的,那就成了狭义民族主义者,这样是不行的。现在都是地球村了,世界大同,我们要跟世界同航。”

戴云法喜好并游走于各个生活美学领域,在艺术品设计、家具设计、软装设计和建筑设计等各个领域均游刃有余,并达到了一种融合跨界的极高美学境界,所谓“玩的精彩”。除了由他一手缔造并兼任设计总监一职的香港亨利·戴家居集团,他还一手打造了浙江中国花木城,由从概念设计到建筑规划设计都由他自己完成。时至今日花木城也是中国最好最漂亮的花木交易市场。此外,坐落于深圳的钱江艺术中心设计精妙,以欧洲酒店式的“花园工厂”广受业内各界赞誉,其宏伟的外观和设计精妙的内部构造,成为深圳文化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2010年,戴云法又在杭州完成了一件令人震撼的全新作品——唐宁街8号。杭州唐宁街8号刚刚开业就有诸多国内各地设计名家慕名前来,一睹为快。来自北京,上海的知名高档会所老板暗暗探营后,均竖起大拇指赞叹不已,唐宁街8号——首相府的中式家宴,实至名归,可以说是树立了国内高档私人会所的新标杆。

戴云法彻底地将艺术家和商人两个角色融合在了一起,他说:“我是一个感性的人,我相信,激情是创意的源泉。至于一个艺术家,如何能驰骋商海,我想,那是萧山人脚踏实地的性格使然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