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同的年达不同的选择 相同的高考不同的回忆----摘自北纬网

作者:admin 浏览数:4202 发表时间:2014-05-27

 

      随着高考的临近,关于高考的话题也逐渐成为热门。不可否认的是,30多年的岁月中,高考改变了太多太多中国人的命运,时至今日,它仍是绝大多数人一生中最为重要的经历。

  从1977年恢复全国统一高考,到今年已是第37年。随着社会的发展变革,高考在不同年代人们心目中也有着不同的酸甜苦辣。在距离高考还有十多天的时间里,让我们一同来感受不同年代的人的高考经历。

  20世纪70年代

  “考不上就回家种地”

  1977年,停顿10年的高考恢复,当年的1211日至13日,全国570万青年争夺27万个大学生名额。19787月,又有610万人进入考场。当年,恢复高考后,不少青年对知识如饥似渴,挑灯夜读是“家常便饭”。

  “那时候的高考,科目与现在大致相同,每个学生都要考7门科目。”年过半百的黄家强对当年参与的那场高考记忆犹新。他说,当年自己刚满20岁,由于“文革”刚结束,考试前连书都没有买齐,复习资料更少,参加考试只能靠平时学习的知识。

  对于考试当日的情形,黄家强历历在目,“考场人山人海,考场内一人一桌。”他说,考试结束后,老师只会给点大致意见,让学生填报文科、理科或者是农医。比如:“你这个分数,还是读文科吧”,而他们自己也非常随便,反正父母也不认识字不能提供参考,能去读大学就已经不错了。

  “那时候的高考,报考人数少,招生名额更少,考不上就回家种田。”黄家强说,虽然自己最终没有被录取,但他对有机会参与这场考试仍然十分激动。

  20世纪80年代

  千军万马挤独木桥

  上世纪80年代,高考已正常进行,成了中国内地众多高中生必经的人生洗礼和重要考试,考得好的,将有机会成为大学生、享受国家分配的权利。当时的高考,没有扩招,录取率也很低,基本没有高收费的民办高校,千万考生的眼睛都盯着全国有限的大学资源和有限的学习名额,可谓“千军万马齐挤独木桥”。

  “那时候我们的高考,哪有现在这阵势啊,又是家长接送,又是营养餐、保健品的,那时候我们都是自己去学校参加,没人管没人问的。”在1984年参加高考的市民杨海涛讲述着当年高考的情形。

  “不是每个人都能参加高考,高考前还要预考。”杨海涛清楚地记得,自己在高考的前一个晚上,心情紧张,很晚才入睡,但是第二天就轻松了。而高考当天跟平时上学一样,父母照常种地,没有人送考或是陪考,吃的早餐也跟平时一样,考场附近没有实行交通管制。考完试后,学生们也并不是特别关心考试成绩,因为还要忙着回家干农活。

  “我们那时候高考哪像现在,大家都该干嘛都干嘛去。”今年47岁的高雅慧对自己1985年参加的那场高考至今难以忘怀。“我记得高考那天,我和平时一样,起床吃早饭,去教室,准备考试。”高雅慧笑着说,唯一不同的是,她买了55分钱一根的棒冰放在茶缸里,用毛巾包起来,“我们高考是7月份,特别热,又没有降温措施,只能这样,考试完了后,没有人来问考得如何,也没有人去关注高考这件事。”

  20世纪90年代末

  高考不再“高不可攀”

  1997年参加高考的张琴清楚地记得,那年全国共招生101万人,虽然说录取率比现在要低很多,但考生们心情却没有现在考生这样紧张。

  “考试那天,我和往常一样,早饭后骑自行车赶到了学校。两天半的高考,感觉就和平常的一次考试差不多。”张琴说,上世纪的90年代初,高考对人生前途的影响不小,所以,很多农村考生只要有一点点条件,都会拼尽全力去挤高考这道独木桥。从1995年到1998年间,高考的难度没有降低,虽然没有开始大规模扩招,但那时的大学生似乎失去了一定的神圣光环,已经不像上世纪90年代初那么高不可攀。

  1999年参加高考的李封明告诉记者,1999年对于许多考生来说是值得纪念的一年,扩招、实行“3+X”高考模式、考后填报志愿。当年,全国高校招生数在1998208万人的基础上激增了22万人。

  21世纪

  父母休假陪考 高考不再“神秘”

  2000年后参加高考的学生大多是80后,他们生活在一个科技发达、娱乐项目众多的时代,他们再也不是简单的一群只知苦读的“眼镜王”、“书呆子”,他们乐意在竞争中寻求玩乐和学习的平衡。

  2006年参与高考的曾美佳回忆,高中时喜好音乐的她早已为自己定下目标,走艺体方向,考艺术学校。

  曾美佳说,那时的高考氛围仍然很紧张,压力也很大。高考当天,交通管制,似乎一切都在为考生让道。虽然考前紧张,但拿到考题后反而轻松了不少。考完试后,曾美佳煎熬了多天终于迎来查询成绩的日子,反复打着占线的电话,当接通后听到自己的姓名及成绩时,安心了不少,以420分的成绩如愿考上自己心仪的四川音乐学院。

  “高考那几天,整个城市好像都被动员起来。”2010年参加高考的周宏斌说,那时候有些家住在县份上的考生,家长还提前好几天就到城里预定好了宾馆陪考,可谓煞费苦心,“不仅实地考察,还开了好几次家长会。”

  说到高考期间的阵势,周宏斌用受宠若惊来形容。“10分钟的路就能看到2个交警在指挥车辆,还有很多医生。”周宏斌说,自己的父母也在高考那几天专门请假来陪他考试。